動態詳情

深度報道:對日軟件外包人才嚴重缺失

2018-4-8 16:50:22 分類:行業動態

“NEC 集成電路空著一個副總的位置,兩年了,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他們想讓我過去。”北京軟件產業促進中心副主任曲玲年曾經做過6 年NEC 交換機制造公司的部長,在日資企業高層管理崗位的經歷,讓他成為對日外包企業炙手可熱的追逐對象。“最近,我已經四次放棄 了高出我現有收入四、五倍以上的工作機會。”曲玲年如今在北京軟件產業促進中心分管國際合作工作,面對對日軟件外包日益膨脹的局 面,幫助軟件企業解決人才匱乏問題的他,也成為被拉攏的人才之一。
兩年來,在北京軟件產業促進中心,曲玲年一直把解決人才匱乏問題作為自己的工作重點。2003年,北京啟動了解決對日軟件人才短缺的 “雙千計劃”,而去年曲玲年更是兩次帶領十余家國內軟件企業的負責人赴日,招募中國軟件人才回國工作。但所有這些努力,都不足以 填補人才空缺的巨大漏洞。
提及對日軟件出口,總讓人想到人才的匱乏。這個被視為制約對日軟件出口發展的問題,雖然被反反復復地提了數年之久,但問題始終未 能解決,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十二企業求才日本
在北京軟件產業促進中心的辦公室里,記者見到了剛剛從日本回來的曲玲年,他此行的目的是為外包企業找尋一些愿意回國工作的高級軟 件人才。“現在在北京找到程序員這個層面的技術人員還不算困難,但是要有5 年以上的開發經驗,能夠組織一個團隊工作的人確實非常 少,而能夠與日本人進行無障礙商業溝通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這也是我們想去日本招聘的一個原因。”
為了吸引在日本工作的中國軟件人才的注意,北京軟件產業促進中心提前在日本做了一系列的宣傳推廣活動,包括在6 家當地的中文報紙、 數十家網站以及300 余個中國食品雜貨店的廣告,同時還在5 家報紙刊登了數十版的文章,講述先行者回國工作的一些經驗。“因為前期 的宣傳工作做的比較好,這次去招聘取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十多家企業原來估計能找到10多個人,但現在看起來整個招聘會有超過 30人回國工作。這些人都是在日本企業工作過5 年以上,有帶團隊經驗的高級軟件人才,而且他們了解日本商業文化,能夠跟日本發包方 進行無障礙商業溝通。非常難得呀。”
和曲玲年一起去日本的還有北京、天津兩地12家從事軟件外包業務的企業老總,中訊董事局主席王志強就是其中之一。中訊目前是北京市 最大的對日外包企業,年營業額超過2000萬美元。“我們沒有確定要招聘多少人回來,對我們公司來說,只要有合適的人,我們都可以要。 如果說有計劃,就是越多越好。”
“在日本,這種可能回國工作的人員實際規模還是相當大的,目前中國在日本工作的軟件人員規模是數以萬計的,而且每年還不斷有人過 去。”去年5 月,曲玲年曾經組織過同樣的招聘活動。那一次招聘的成功,讓他決定將赴日招聘作為一個定期項目進行。“但這也遠遠跟 不上我們的需求,每年我們需要增加的高端人才超過500 多人,從日本每年找到七八十人回來,還需要國內培養400 多人。”
市場飛增凸現人才短缺
曲玲年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由于對日外包取決于日語軟件工程師的提供能力,因此按照有一個簡單的計算方式,如果每個工程師年實現軟 件出口創匯2 萬美元,那么以北京為例,2003年實現對日出口1.5 億美元計算,就需要7500名日語軟件工程師。以年50%的增長測算,2004 年需新增3750名懂日語及對日軟件開發規則的軟件工程師,2005年應增5625名日語軟件工程師,2006年應增8438名日語軟件工程師。如果 有10%是高端人才的話,那么2005年我們需要500 多名軟件高端人才,2006年需要800 多人。
快速膨脹的軟件外包市場,更凸現了對日軟件外包人才的匱乏。“雖然對日軟件人才匱乏的問題談了好多年,也動員了很多資源在做人才 培訓的事情,但是軟件人才需求發展的速度太快,其增長的數量級是很可怕的。”曲玲年表示,“軟件產業就是人力資源產業,軟件每增 加一塊錢收入就是增加人。如果缺少了人,企業發展就會受到限制,無論哪一層的人才缺了,企業都會受影響。排除管理問題不看,假如 人員問題不受限制,現在我們對日軟件外包的增長速度還可能更快。”
據介紹,雖然我國對日軟件外包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長,但目前在中國進行的軟件開發只占日本業務總量的1 %以上,不到2 %。 “從市場本身的需求來說,對日軟件外包有很大規模的市場空間,如果拿10%到中國開發,就是現在規模的十倍。就這個數字來看,每年 人才的輸出還差很遠,所以人才伴隨著行業的成長一直緊缺。”中訊董事局主席王志強告訴記者,“現在對日軟件外包企業之間的競爭很 少,起碼在中訊沒有和其他公司有業務層面的競爭,但真正的競爭就是在人才方面,人才能不能到你的企業中來是決定企業發展的核心因 素。”
人才不足短期難解決
雖然人才如此匱乏,但無論哪個級別軟件人才都需要一個實踐成長的過程,高端人才更是難求。據日本IPA 技術標準中心長長田康久介紹, 在日本,項目經理級別的技術人員需要有一定的經驗和水平才能勝任,而技術人員需要3 ~4 年的時間慢慢成長起來。
大連華信是目前規模最大的對日軟件外包企業,但高速擴張的背后人才問題也一直困擾著其負責人劉軍。雖然華信專門為解決人才匱乏問 題建立了人才培訓中心,但這個中心所培訓的數量仍不足以解決快速增長背后的人才短缺,特別是業務增長對高端軟件人才的需求。
王志強也有同樣的憂慮。據中訊的財報顯示,截至2004年6 月30日的前6 個月,營業額約為8100萬港元,較前年同期分別大幅上升63%。 “這63%的增長一部分是因為匯率變化而帶來的,但公司業務增長始終保持在50%以上。所以在這期間我們增長了300 人,而這300 人絕 大部分都來自我們自己的培訓。”王志強表示,“人才對任何一家對日外包企業來說,始終是在企業發展過程中最困難的、也最需要解決 的問題。”
這種急需,導致的結果卻是“非常有經驗的軟件人才的收入急速增長,沒有經驗的軟件人才收入總在不斷下滑。”在這種背景下,如何培 養高附加值的軟件開發人才,如何將國內巨大數量的IT專業本專科學生,成功轉化為合格的對日軟件研發人員,如何緩解高校畢業生就業 壓力等問題,就成為高校、社會培訓機構、企業必然面對的問題。
培訓產業待形成
面對高速成長的軟件外包市場需求與人才供給不足的落差,已經成為制約軟件企業發展乃至軟件出口行業發展瓶頸的情況,北京市科委信 息處處長姜廣智提出,“社會培訓機構、高校都應該重視軟件企業的強大需求,加強完善人才培訓機制。”
“我們的軟件企業絕大部分是依賴自己來培養所需的軟件人才,這不光給企業帶來了很大的負擔,而且也難以迅速解決人才匱乏問題。” 曲玲年指出,如今企業不僅需要自己培養高中端人才,甚至低端的開發人員也要依賴企業自身力量。
而從企業實際用人來看,培訓學校所培養的人員也確實難以滿足企業所需。一方面,“現在的社會培訓大都沒能達到企業對人才的要求, 社會上通常的培訓項目主要集中在日語學習、學基本的JAVA、C++ 程序開發、學看式樣書等比較初級的培訓階段,剩下的還得依賴企業內 部培訓來完成。”另一方面,最大的問題還在于生源素質參差不齊。王志強告訴記者,中訊以前也選擇從培訓機構要人,但實際操作之后, 發現培訓機構在人才選擇上把關不夠嚴格,有些人才基礎素質特別低,到企業這邊來試用完全不行。“盈利目的和輸送人才目的完全不一 樣,盈利目的是越多人來報名參加培訓越好,培訓機構為了掙錢,人才把關的標準就放得低了。所以現在我們人才來源主要就是自己招聘 高校畢業生和社會軟件人員,依賴企業內訓,為企業源源不斷地輸送人才。”
“與印度培訓機構完成70%的培訓任務相比,我們的社會培訓遠遠達不到這樣的比例,只能達到30%左右的培訓目標。與印度軟件培訓業 相比,我國的軟件培訓產業中國IT人才的培訓才剛剛起步。”曲玲年表示,“印度軟件的培訓收入,去年已經達到4.8 億美元,擁有一個 接近50億元人民幣的培訓市場,產業鏈已經形成了。但我國這個產業還沒有形成。”
據悉,2003年北京有包括北航軟件學院、中科院研究生院等近20家培訓學校在定制化地進行對日軟件人才的培訓,但這些學校基本上都未 形成規模,很少有超過兩個班以上的,這與北京市每年5000人左右的需求量極不相稱。
壓力正在緩解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之前被視為制約培訓產業發展的兩個瓶頸——教材與師資問題正在得到解決。針對培訓機構沒有成熟教材的問題, 新東方、北京軟件產業促進中心、培訓機構都在準備一套各自編寫的教材,通過一段時間的實戰培訓與教材磨合修改之后,就可形成一套 社會化的教材。同時,一些培訓機構也開始吸引一些有實戰經驗的高級管理人才和開發人員的加盟,以加強企業和社會培訓機構的交流, 提高培訓師資的水平。
另一方面,北京軟件產業促進中心在赴日招聘人才的同時,也與日本培訓學校就將中國軟件學員送往日本工作達成合作意向。同時,今年 高校第一批學日語的計算機專業人才也將出爐,有了國內數十家軟件學院的規模化人才的保障,對日軟件人才匱乏的局面將逐漸得到緩解。
血战到底腾讯版 平特一肖资料免费 辽宁快乐12开奖查询今天 福建时时论坛 江西时时网购 广东快乐十分推荐预测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软件2018 快乐12选5跨度走势图 甘肃快三跨度走势图百度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求指点呀 大乐透第19025期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下载 北京时时赛车规律 曾道长软件下载苹果 河南快三多期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号码 河北快三综合走势